健康的票友 金堂的“角兒”

文章來源:本站    發布時間:2021-03-24

周元倫

而今眼目下,在金堂川劇舞臺,能唱能演、能敲能拉,能玩“全活” 的老一代川劇表演藝術家,經常還在川劇舞臺露臉的恐怕就數徐成全了。

徐成全1946年出生,今以74歲,資格的老年體育愛好者,老年文體骨干,他 12歲考入金堂縣川劇團學武小生,拜川劇名角曲峰先生為師。最先是演一些娃生。徐成全從小就癡迷于川劇,練武生功,演武生戲,那是必須要練成非常扎實的基本功才行,這是個很辛苦的行當,他進入劇團后,練功非常勤奮刻苦,“冬練三九、夏練三伏” 他以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倔勁,最終練成了川劇武生的“四子功” 即是踢尖子、推衫子、要翎子、提把子“四子”和川劇武生唱念做打的全部表演藝術,幾年后便挑起了劇團武生的大梁。

徐成全在劇團經過幾十年的潛心磨練,也練成了生角、花臉、丑角表演技藝并演啥象啥。川劇變臉、吐火更是他的拿手絕話。他在戲班樂隊協調指揮方面更是頗有成就,小鼓、堂鼓、大鑼、大鈸、小鑼(兼鉸子) “五方”,加上弦樂、他是樣樣拿得起放得下??芍^川劇一生,一身是戲。

上世紀六十年代初,他出演了《南陽關》《羅成修書》《送京娘》《點將責夫》《殺奢》《鳳儀亭》等一大批傳統劇目,當時深得眾多戲迷熱棒。后來又開始主演當時流行的現代戲。他英俊的相貌當之無愧地成了許多戲里的正面男一號,《智取威虎山》演楊子榮,《沙家浜》演郭建光,《奇襲白虎團》演楊偉才《紅燈記》演磨刀人等。他鮮活地塑造了許多英雄的藝術形象,并把扮演的角色演得“有血性、有骨氣、有情節、有激情” 常常贏得滿堂掌聲,是當時金堂川劇團聲望很高的角兒,成為了許多金堂老戲迷們永恒的記憶。之后川劇又回歸到傳統戲,他一直演到到退休。

徐成全經歷過川劇最為輝煌的時光,也感受過川劇日漸式微的落寞,他在1997年金堂川劇團解散后退休。在退休之前,他所在的川劇團就已經無戲可演。面對川劇尷尬的局面,他對川劇藝術情結始終不變,一直執著守望,傳承著不滅的川劇薪火,表達了對川劇藝術的忠誠。

退休十幾年來,他以數十年的專業川劇功底收徒傳藝,培養了一大批川劇人才。其中由他啟蒙的川劇達人蔣金津成就最高,蔣金津四歲跟他學藝,參加過無數次表演,榮獲了諸多獎項,后又推薦拜師川劇名宿彭登懷門下深造,2018年蔣金津勇奪 “第22屆中國少兒戲曲小梅花業余組金獎十佳” ,2019年她再奪“第23屆中國少兒戲曲小梅花專業組金獎” 從業余組金獎到專業組金獎,一年登一高峰。收獲的是獎項,付出的是汗水,而可喜的是孩子對川劇的熱愛。徐成全對此深感欣慰。如今愛徒沈泓庭又拜彭登懷先生為師深造,前程錦繡而未來可期,他說“川劇后繼有人,自己堅持對川劇的初心也就有了份量,能做川劇傳承的鋪路石也就很值了”。

變臉、噴火、水袖……眼波流轉,蘭指輕翹,蓮步輕移,水袖飛舞……

鑼鼓一響,頭戴官帽、身穿蟒袍的元帥一聲令下:“點2000人馬!”幾個小兵邁著碎步沖了出來,鼓點急促仿佛千軍萬馬殺聲震天,揮著令旗仿佛金戈鐵馬,旌旗獵獵……

獨樹一幟的川劇是四川文化的一大特色,是中國四大古老劇種之一。但理想現實一線隔,面對川劇低迷時期,時事更替,歷經千帆,只有心無旁騖腳踏實地。近年來,徐成全身邊開始聚集了眾多川劇票友,只要條件具備,他便與票友們公益送川戲下鄉鎮,這些年在五鳳古鎮關圣宮大戲臺上,一臺臺川劇折子戲多次被這群川劇票友演繹得異常精彩。只見舞臺上,帝王將相、才子佳人、公子王孫、黎民百姓,各樣角色都被演員們演得惟妙惟肖。臺下觀眾看到精彩處時,各種叫好聲和掌聲聲震屋宇。

大浪淘沙,沉者為金。從輝煌與落寞中走來的徐成全,如今更多了一份人生的淡定,也更多了一份對傳統川劇文化的一份篤定自信。如今徐成全以戲會友,與市內各區縣及周邊城市的戲迷朋友們互動互訪,周一去廣漢,周二在清江、周三到城廂,都是自費乘車趕去唱戲,教戲。

沒有專門的舞臺,常常是在茶館里圍著一張大方桌,各自坐好,手執板鼓、川胡類的樂器,敲鑼打鼓就開唱了,不用穿專門的戲服,更不用化妝,自吹自打自唱,也不收費,完全是愛好和義務,這就是所謂的“打圍鼓座唱”。在節假日,他們也會去租來正式戲服過幾天癮,給觀眾們帶去專業演出的“范” ,盡興享受川劇的獨特魅力。徐成全說“近兩年聽川劇,愛川劇的人漸漸多了,氛圍也有了起色,自己唱了一輩子川劇,就盼著川劇藝術在舞臺上重新煥發生機” 。

夕陽無限好,晚霞別樣紅。對川劇藝術熱愛而依然活躍在民間的徐成全先生,在“粉絲”的心中,他就是“角兒”,川劇名角。祝愿他在今后以更加健康的精神風貌,綻放“醉美”的夕陽之花。

(選自第十六屆老年體育征文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作者單位:金堂縣老體協)